下载腕表之家APP

腕表百科>品牌资料

历峰集团 世界第二奢侈品巨头的奢华航母

历峰集团是全球第二大奢侈品公司,它由南非亿万富翁安顿·鲁伯特于1988年建立,总部位于瑞士。公司涉及的四个商业领域是:珠宝、手表、附件以及时装。

历峰集团

20世纪90年代是历峰公司的黄金时期,营业额仅次于LVMH集团,年销售额高达40多亿美元,用鲁伯特的话来说,“公司就像站在电梯里,你就是站着不动,它也会一直上升。”2002年,历峰问题成堆,运营成本失控,资金问题反过来又拖住了产品创新的后腿,面对重重问题,鲁伯特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在其带领下,公司两年内便扭转了困境。


历峰集团旗下钟表品牌:

1755年,江诗丹顿 Vacheron Constantin

1830年,名士 Baume et Mercier

1833年,积家 Jaeger-LeCoultre

1845,朗格 A.Lange&Sohne

1847,卡地亚 Cartier S.A.

1860,沛纳海 Officine Panerai

1868,万国 International Watch Co

1874,伯爵 Piaget

1906,梵克雅宝 Van Cleef&Arpels

1906,万宝龙 Montblanc

1995,罗杰杜比 Roger Dubuis


历峰自制机芯之路

       历峰集团是一家以经营奢侈品见长的大集团。近年来,手表的高利润吸引着历峰加大投入,但旗下部分手表品牌依然必须依靠外购ETA等基本机芯来满足自己的巨大需求。机芯已经成为消费者关注的焦点,高素质机芯现在难以采购到,历峰集团未雨绸缪正努力为自己开发出尽量多的自产机芯,以摆脱外购机芯的需求。

现状:三大源泉

       作为历峰集团的主力手表品牌,积家(Jaeger-LeCoultre)为集团提供了众多的基础机芯,并且为许多不同品牌产品提供技术支持。坐落在“高档手表之乡”Vallee de Joux的积家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而且在高端的制表领域里有着不俗的实力。从技术的角度来考察,积家是少数几家几乎在所有不同的机芯制造领域都能够完全自给自足的厂家。直到上世纪中期,这家表厂依然大量地为业内同行提供最高质素的机芯,最近几年主要是因为各家表厂都纷纷被大集团收购,出于集团利益考虑,积家才开始专门为历峰提供机芯。从近10年来的情况看,积家对于新机芯研发工作涉及万年历与星相、高科技材料与陀飞轮功能等许多领域,尤其在计时技术与闹表、超薄表等实用性领域有着十分出众的技术。虽然该厂一向以制造机械机芯著称,但在上世纪70年代积家曾经是最早开发电子石英技术的瑞士手表厂,其制造的一系列电子石英机芯至今依然在其产品中能够看到。

       伯爵(Piaget)是历峰集团的另一大机芯来源。这家如今以华贵出名的表厂其实在进入制表业之初是以机芯零件制造出名的,直到今天伯爵依然是一家在瑞士都非常少见的能够在自己的工厂里生产所有机芯的厂家。这里尤其需要指出,伯爵不仅也是瑞士最早开发电子石英机芯的制表厂,而且至今依然在生产石英机芯。因此,伯爵在历峰集团里也肩负着为其它品牌提供机芯的重任,尤其在该厂所擅长的超薄机芯方面,整个集团都从中受益良多。

历峰集团刚刚买进的豪爵(Roger Dubius)有可能成为该集团机芯的一个新来源。作为一个成立10年的品牌,豪爵已经在复杂手表制造方面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尤其是将陀飞轮与现代设计结合吸引了众多的爱好者。虽然短短的一年时间还难以看清楚豪爵在未来历峰集团里将发挥什么作用,但在今年日内瓦沙龙里见到的卡地亚(Cartier)的最新产品,人们已经看到了豪爵机芯熟悉的影子,如此看来豪爵已经成为历峰新机芯的第三大来源。

       此外,在历峰集团里拥有强大自制机芯能力的还有朗格(A.Lange&S?hne),该品牌也是只采用自产机芯制造手表的少数几家表厂之一,而且其独特的德国风格以及在追针计时、月相与万年历手表制造方面的成就让同行也不敢小视。万国(IWC)虽然至今依然依靠外购来满足自己对于机芯的需求,但该厂的高端产品完全采用自制机芯,是少数几家真正在基础机芯方面有所成就的表厂。同时万国的技术曾经支持过集团内包括朗格在内的不少厂家。作为一家瑞士古老的表厂,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的技术力量无人怀疑,如今也开始自己制造机芯。加入自产基础机芯开发行列的还有沛纳海(Panerai),其具体思路是为自己众多的新产品,提供一个新的结实可靠的基础平台。卡地亚、梵克雅宝 (Van Cleef&Arpels)、登喜路(Afred Dunhill)、名士(Baume & Mercier)等品牌近年来都曾推出过拥有自己技术的自有机芯产品。比较特别的是万宝龙(Montblanc)。2006年收购以机芯开发见长的美耐华(Minerva)之后,万宝龙在复杂机芯开发上表现出特别强的竞争力,尤其是两款分别编号为MB R100手动上链及MB R200自动上链机芯,以及Montblanc Star Nicolas Rieussec Monopusher Chronograph,独特的复古单键计时让表迷有喜出望外的感觉。虽然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美耐华会为历峰集团其它品牌研发机芯,但万宝龙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复杂机芯制造专家则是事实。是否今后成为集团机芯的第四大来源值得期待。

走向奢华

       对于历峰集团以技术吸引消费者的品牌来说,其机芯往往是最受行家推崇的所在,与其它的竞争对手相比,这些机芯往往以比较稳定的质量,以及能够在其之上附加许多其它更加复杂的功能而出名。对于使用外购机芯的厂家来说,由于其集团内部的协调合作越来越顺畅,这种稳定与复杂的结合越来越能够突出历峰最擅长的本色——奢华。

       朗格除了变得更大,还采用了全新机芯——新款1815还是一如既往,强调朴实的经典男表,对称设计完美无缺。黄金或者铂金表壳直径从35.9提高到40毫米,厚度从7.5增加到8.9毫米。如今表壳内部是手上链L051.1机芯,直径30.6毫米。透过蓝宝石玻璃透视底盖可以看到四分之三夹板、螺丝摆轮、鹅颈式微调、手工雕刻摆轮夹板和五个螺丝固定的黄金套筒,动力储备55小时,让这个由188个部件组成的机芯外观完美无缺。

       特别为庆祝美耐华表厂成立150周年的万宝龙维莱尔1858系列陀飞轮神秘时间腕表,其工艺性十分出众。陀飞轮置于表盘上部,映入眼帘的大尺寸陀飞轮直径达到了14.6毫米,它由95个零件组成,仅重0.96克。其钢质的框架形成蜿蜒曲线,养眼又时尚。突破之处在于调整陀飞轮弧形框架上,三颗刻有箭头的活动补偿螺丝,可以令陀飞轮达到最理想的走时状态。如此精致的陀飞轮完全以人手进行组装、倒角及打磨,制作工序需历时3个星期才能完成一个。表盘下部的神秘指针恍如隔世一般,令人联想到时间的神秘。制表师将时针及分针压印在水晶玻璃片上,表内的机芯处于水晶玻璃片的上方、下方或侧边,与玻璃片的齿边相连。当机芯运转时推动玻璃片旋转,便可看到指针仿佛浮于空气中。表壳非常特别,圆润的线条微微收窄呈水滴形,佩戴在腕上更加贴服舒适。

       梵克雅宝这些年来也开始在机芯上走了不同别人的道路,利用伯爵的机芯,加以重新改装,特别是珠宝化地修饰,使得梵克雅宝展现了其它品牌难以比拟的华贵气息。Une Journeé à Paris (巴黎一天)——旋转表盘采用缟玛瑙镶嵌,呈现循环无间的24小时时间显示,七组女士与小孩的剪影跃然其上,穿梭于花都如梦般优雅的景致之中。旋转表盘的背景包括杜乐丽花园、巴黎圣母院、蒙田大道、大剧院及凡登广场。技术上未必复杂,但其珠宝大家的风范别人实在难比。

       名士这些年来一直以朴素平易的价格来吸引消费者,比如今年的Hampton Magnum XXL,采用了久经考验的ETA 7750自动上链机芯,只在摆陀上饰有日内瓦波纹。该表的特色还在于其个性十足的设计——打磨精钢表壳,左侧嵌入黑色橡胶加固。打磨精钢表圈,以4颗黑色PVD螺丝固定。打磨精钢计时按钮缀以Clou de Paris饰纹的黑色橡胶带。旋入式表冠,缀以Clou de Paris饰纹。蓝宝石透明表背以4颗精钢螺丝旋紧,防水200米,黑色橡胶表带,可调节三重摺迭式表扣。总之,运动加时尚是其突出的卖点。

       万国(IWC)今年推出Big Pilots Saint Exupery大型飞行员特别版腕表,《小王子》的作者及飞行员——圣艾修伯里是个传奇人物,万国以大型飞行员系列再次向这位传奇人物致敬。新款中表壳被加大到直径46毫米,这样的大小正是飞行员需要的尺寸。精钢、白金、玫瑰金的多种款式可供挑选,每一款都是限量发行。它们具有共同外观特征:表盘仿照飞行仪表盘,烟棕色表底带有反光效果,夜光大型阿拉伯数字刻度。内置51111机芯,采用高效比勒顿上链,并在3点位置显示长达七天的动力储备。银色的“A”字(来自圣艾修伯里的签名式样)在表盘上与日期交相辉映。此腕表当然也配备飞行员专用牛皮表带,旋入式洋葱表冠,防水深度60米。

如果说贵金属是伯爵的命脉,那么钛金属就是延续运动腕表制造的最佳选择。运动腕表最看重的是舒适性和功能性,这两点Polo FortyFive都做到了。说到舒适性,钛金属表壳更加温和,那些对贵金属过敏的运动者再也没有困扰了。橡胶表带的延展性很好的缓解了运动中的碰撞,更适合运动中的需要。功能方面,拥有导柱轮的880P自动机芯带有飞返计时功能,其垂直离合计时结构格外引人注目。表盘跳脱一致的色调,为Polo系列固有的优雅气质注入摩登的活力。盘面日期位置有别于传统,加大处理置于上方。9点为第二时区时间,提供给佩戴者畅游世界的方便。其右侧30分钟飞返计时附盘,由表壳左侧按钮进行操作。

       Ralph Lauren Stirrup Chronograph计时腕表,以马蹬为造型的Stirrup系列外观极具玩味,表壳由上至下仿造真实马具。流线型表身经过抛光处理,皮带与表耳连接的方式极其特殊,让腕表显得格外俏皮。表壳的改变相应令盘面也随着变化,上圆下平的表镜向一扇窗户将白色盘面展现。计时部分拥有12小时和30分钟的累计时间,而操作计时按键由于表壳呈曲线,安装位置很有趣。如果你是个赛马高手,而且又喜欢富有创意的计时表款,那不妨选择Stirrup系列。

与其他品牌合作制表

       除了旗下品牌自身对钟表技术的追求之外,Richemont拥有的品牌还有与时尚品牌合作共同开发表款的历史。

       从集团内部说起,Alfred Dunhill和积家就是一对和睦的长期合作伙伴,从两家的品牌传统中,我们就可以看出它们对彼此才华和创意的欣赏。事实上,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dunhill 不仅在其专卖店中出售过积家腕表,更曾将著名的积家“Memovox”机芯用于Alfred Dunhill 计时产品之中。 而其代表作当属Alfred Dunhill 空气标准钟 (Atmos Regulator Clock)。它融合了积家的独特工艺和Alfred Dunhill 的阳刚特质,令人联想起Alfred Dunhill的奢华皮革传统,又不会忘记积家强大的技术支持。

       另一个长期跨界合作的组合是沛纳海和集团外的汽车品牌法拉利,两大品牌透过卓越的技术与精密的机械装置的完美结合,表现出对美的独特文化与概念。其合作腕表被称作——Ferrari Engineered by Officine Panerai。腕表分为Scuderia和Granturismo两大系列,专门为喜爱独特表款且追求高超性能的玩家所设计。每一款 FERRARI Engineered by Officine Panerai 腕表都清晰地表述了沛纳海与法拉利之间的紧密联系,借由法拉利的色彩、形状、材料以及悠久的传统,和沛纳海的先进技术定义了“意大利制造”的世界级水平。

       为了展现与法拉利合作的诚意,沛纳海还特别为总部位于马拉内罗的法拉利跑车制造厂设计限量表款,并且提出了新的创意——只有当铭刻的跃马垂直立于表壳侧边上时,腕表表冠才能完全闭合,意含铭刻的跃马也会像经典标志中那样纵然跳跃起身。

同类热门百科

分享到 更多